1. 主页 > 两性情感 >

姐夫的暧昧让我陷入窘境

  口述 习习 年龄 25岁 职业 公司出纳

  习习梳着两条街上不多见的长辫子,清秀淳朴,让我想到歌里唱的“小芳”,而她在现实中的无奈,也许比当年的“小芳”更琐碎,更痛苦。

  关键句:

  1、在姐姐临产前的一个星期,我搬离了那个家。

  姐姐和母亲都说我没有良心。但是,我怎么对他们说出我离开的真正理由呢?

  2、我喜欢这个实惠的温暖的家庭,可是,我不喜欢这个大孩子一样的男人。

  姐夫暧昧的目光

  我来上海有2年了。

  原来我一直住在姐姐家里,姐姐是5年前来上海的。为了让姐姐在上海真正落脚,我妈把家乡的房子卖了,贴补了姐姐一点房款,买了上海近郊的两室一厅。我妈是安心同姐姐、姐夫一起度过晚年的。姐夫是我们的同乡,同姐姐一起来上海的,他在上海开了一家小店,生意似乎还不错。

  我在家乡读到中专毕业后,在老家其实已经没有了栖身的地方。幸运的是,我很快在上海找到了工作。这样,我就同姐姐、姐夫和我妈住在一起了。我的父亲很早就过世,母亲说没想到我们一家最终能做上海人,她心里有着独自奋斗成功的得意。按照母亲的想法,我是一个女孩子,有一份稳定的工作,找一个男孩子嫁了,她就没有什么心事了。

  第一年,我们一家过得很愉快。姐姐和姐夫打理那家小店,整天很忙碌,虽然生意平常,但也算是收支平衡。我妈妈把家里料理得很舒服,我们每个人回到这个家都觉得很安心。我住在这个家里也觉得挺自在的。姐夫是一个很随和的人,平时话语不多,也不是那种刻意挑剔的男人。对我母亲礼貌周到,对我怎么说呢,我有时候觉得他根本就不看我。

  事情是在姐姐怀孕之后发生变化的。经历过最初的惊喜之后,我发现姐夫变得怪怪的。怎么说呢,他开始对我态度亲昵起来。本来我不是一个很多心的人,可是家里只有一个卫生间,当我淋浴的时候,上厕所的时候,经常会发现一双不安的窥视的眼睛。我开头觉得自己有点多心,我甚至不敢把这份猜测和不安告诉任何人。有一天晚上我加班,走出公司的时候,居然发现姐夫在等我。他什么也不说,只是看着我,那种目光是有点让女人不安的。幸而,他什么也不说,就示意我坐在他的助动车后头跟他回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