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主页 > 两性情感 >

打造白马王子的希望工程

打造白马王子的希望工程


  “好男人都到哪去了?”这是许多年过30岁的单身女人,一聚起来就会说的一句感叹语。

  “我七天前在会议上认识一个客户,很帅,穿得也很有品味,风度翩翩,长得很像尼古拉斯·凯奇……”当我们正为单身很久的好友K兴奋时,她却一副怨妇相,真不知道这位“尼古拉斯·凯奇”还有什么地方会让她这么嫌弃的。

  “本来我们一见钟情,和他喝了一次咖啡后,感觉也不错……”那很好呀,郎有情,妹有意!后来呢?

  “唉!当我给了他E-mail后,我就快吐血了……他居然不知道怎么好好地写一封信,文句不通、错字连篇也就算了,还转寄一大堆低俗的冷笑话、无聊透顶的动画,还有把肉麻当有趣的爱情励志小品,什么‘爱情的路很长,我们要慢慢走’之类的……姐妹们,快救我吧!我已经快疯了,好像在跟一个语文不及格的初中生谈恋爱喔,居然还以为村上春树是一棵树,没想到现在还有这种文盲……而且,一天转寄20多封垃圾信件,真是吃饱没事干。更可恶的是,文件又超大,看都不想看,光删都来不及了,后来就干脆把他丢到挡信的黑名单中,从此眼不见为净。”

  我们都很同情K。如果换是我,我也会疯掉的,因为没有大脑的男人真的让人反感。

  “你呢?你应该很幸福吧!”我们转向刚结交律师男友的好友M,因为听说她的男友有点年纪了,大她20岁,是同事介绍的,而且很疼她。

  “唉!你们能想象吗?我第一次和他约会,因为我迟到,我在餐厅入口光看到他的背影,真想当场走人……我从背后一眼望去,腰带以上和以下的比例刚好是五比五,而且穿的是土咖啡色的格子衬衫,配土蓝色的裤子,穿一双很俗的鞋……我简直不敢相信,怎么会有人敢找他帮忙打官司?他看起来比我家楼下的管理员还像管理员……更悲惨的是……”M越讲越激动,像是刚被“倒会”,然后又被诈骗光所有积蓄的受害者。

  “还有更悲惨的?”天呀!光这些就足以让这个律师彻底败诉,就算他上诉,一定还会再被驳回,因为他的死刑已经三审定谳,很难再发现什么有利于他的新证据可以翻身——对于才貌双全、九头身的天秤座美女M而言,这样的视觉折磨,已经构成精神虐待了。

  “他穿的居然是……色迷迷的老先生才穿的那种半透明的丝袜……我看除非我瞎了,否则我绝不能忍受这种袜子进我家门!”Oh!My God!在座所有的女生都同时惊声尖叫了起来,餐厅老板赶紧过来看我们是不是在菜里发现了什么怪虫。

  可怜的M!这群姐妹淘们都害怕看到那种有点猥亵的袜子。K还火上浇油地说,以前她在后阳台晾着她爸的那种袜子,二话不说就通通往楼下丢,然后再帮她爸买几双正常的袜子作为赔偿。

  我们都不敢再说什么了,本来M之前的男友,要不是花心男模,要不就是会伸手跟她借钱的失业穷小子,现在好不容易遇到一个专业、有钱、开BMW、不花心,又疼她的男人,有谁想到他居然会穿一双半透明的丝袜呢?

  “你呢?”无言以对的她们,都转过头来围攻H。“好吧,告诉你们,我也遇人不淑……”H无奈地说。

  “我终于跟一个工作中认识的建筑师通了电话……他写信给我很多年了,文笔很好,一直很关心我的艺术创作与健康,而且会中医,我们的兴趣一致。他是一家建筑公司的老板,也是个建筑师。”

  “真的?那你就可以落实你想象专长,和他一起盖一座心中的日式禅意别墅呀!”这些姐妹们还真像卖鸡蛋的女孩,鸡蛋还没卖出去半个,就已经在想豪宅怎么盖。

  “可是,我一打给他后,我就连见面的意愿也没有了……”H很无奈地说。

  “为什么?!”唉!如果你们在现场,就会听到两个拉高八度的“为什么”之后,紧接着一连串美梦碎满地的声音。

  “拜托!他中文说得很不标准,有一个怪怪的腔调,就算他长得跟理查·基尔一模一样,我也不想跟他在一起,除非有一天我已经重听了!”这群姐妹都知道,H对声音很敏感,因为怕电钻声所以不敢看牙医,因为受不了鞭炮声所以过年一定出国,因为不喜欢小孩哭闹声所以发誓终身不生,连音响有一点杂音都会疯掉。

  “既然我们等不到真命天子,那我们就来动手改造他们吧!”乐观的射手座K如是说。

  还记得影集《欲望都市》里,交际花莎曼珊把一个有口臭、穿着品味极差的男人,改造成她可以带得出门的体面男伴吗?既然实在是没有个像样的及格男人在眼前(可能真的是眼光太高了),那么,就劳烦自己卷起袖子,自己改造吧!就像没有人能买到十全十美的房子,总是面对公园但装潢很丑、价格合理但窗子太小、地段超好但街车很吵、风水极佳但没有花园……所以只好花大笔的钱,找个名设计师化腐朽为神奇:要大窗就装,拆隔间就拆,要隔音就隔,把阳台种满树,也就能有个绿意视野——眼前的男人也可以,既然上帝没把亚当做好,那就交给夏娃来缝缝补补吧,因为人是我们在看的,日子是我们在过的,上帝退休了,就不要再埋怨他老人家了,与其怨天尤人,或是诅咒自己干脆瞎了或是聋了,还不如学学莎曼珊,哪里看不顺眼,就改哪里吧!

  好友K是设计师,M是营销经理,H是艺术家,她们很不想委屈自己的品味,但这些男的已经在眼前示爱,弃之可惜,于是她们决定修改这些“瑕疵品”。(因为如果再“退货”,她们怕自己会从此“断货”。)

  先来解决好友K的问题。她的客户男友文笔很差,几乎不读书,只会转寄不好笑的笑话,他错字连篇的情书比他传的笑话还好笑——所以就交到艺术家H那,接受短期的书写与阅读训练。

  好友M的问题也好解决,她那身材不佳、穿着让人倒退三步的律师男友,就交给自己开设计造型工作室的K去大改造。K说她有帮丑老头改造成体面又知性男人的经验——首先,她会先带他去夏姿的男装部,帮他换上整套优雅有气质的中式服装。K说,身材再肥短的男人,只要穿上夏姿就会变得英姿焕发;然后再带他去时尚发廊剪个酷一点的新发型,至少可以参看男性精英杂志里,那些有品味、有魅力、事业有成的封面人物。更重要的是,得赶紧带他去买双SALVATORE FERRAGAMO的鞋袜,提个DUPONT公文包,这样应该就还可以带得出去。

  艺术家H那中文不标准的建筑师老板,就交给好友M去正音了,因为M从小参加无数次中英文演讲比赛、辩论比赛,现在是辩才无碍的营销经理,她说她有把握在两个月内把他的中文发音,正音成男主播的专业水平。

  如此生死与共的姐妹情谊,就像影集《欲望都市》里,莎曼珊会偷偷帮凯莉的男友代挑求婚戒指,凯莉会帮要追米兰达的男生出主意……女人的品味,只有姐妹们最清楚,而且她们之间很讲义气,只造型,不造次。其实男人若要真心迎合一个女人的心,就要有“未谙姑食性,先遣小姑尝”的精神,一定得先重礼聘请她的好友们做你的爱情智囊团(只能当她们是顾问喔,不可以有别的非分遐想……)让这些闺中亲信帮你挑对礼物,三不五时还帮你敲敲边鼓,做做免费但有效的游说广告吧。

  唉!所有30岁以上的苦情姐妹们,别再痴心等真命天子啦!死了这条心吧!白马王子是那个写童话的作家,用想象力把现实世界中那个不完美的男人改造出来的!不必再骑驴找马了,随手抓个还走得动的驴,套上HERMES的马鞍,再染一下毛就可以了——等白马王子?等到头发白了可能都等不到,就自己动手改造一个吧!